月度归档:2016年01月

猴硐火车旧隧道群(转摘)

八年前,第一次来猴硐旅行,探访金字碑古道时, 就喜欢上了这个矿业聚落特有的沧桑气氛。

当时就已听说政府准备在猴硐设立煤矿博物馆, 不过这项计划因纳莉台风重创北台湾,灾后重建急需资金,因此而延宕。

八年后的今天,猴硐煤矿博物园区的已接近完工,预定于今年年底将正式开馆。在这段期间, 猴硐文史工作者也努力踏查地方文史,使一些不为人知,或已被遗忘的猴硐历史遗迹,逐渐曝光。

其中,吸引我注意的,除了一条日据时代的“日人路”(后凹古道) 之外,就是猴硐的火车旧隧道群了。日人路及旧隧道群,都与宜兰线铁路有关。

 

图:宜兰线铁路(猴硐隧道附近)

日据时代兴建的宜兰线铁路,以八堵为起点,到达宜兰的苏澳。大正6年(1917)12月,由宜兰、 八堵南北两端展开施工。

这项铁道工程,原本预计五年内完工,却由于工程艰难,再加上 第一次世界大战造成原物料上涨,经费不足,造成工程的延宕,直到大正13(1924)11月底才全线通 车(注1)

宜兰线铁路通过台湾东北角的山区,铁道工程以草岭隧道及三貂 岭隧道最为艰钜。而瑞芳至双溪的路段,就有九座隧道,是宜兰线隧道最密 集的路段(注2)

日据时代的瑞芳有句谚语:“一钱钻九孔”,是指瑞芳至双溪的火车票价一元日币,可以钻过九个 “磅空”(“隧道”的台语发音),意思是说,虽然票价有一点点贵,但还是 值得票价。

民国73年(1984),宜兰线铁路双向通车,新建的双轨隧道正式启用,日据时代宜兰线所兴建的单轨隧道 大多闲置,任其荒废,而逐渐被人所淡忘。瑞芳至双溪的九座隧道,除了内瑞芳与基隆河铁路桥梁相接处的这旧隧道, 仍保留提供单向行驶之外,其余八座隧道都被双轨隧道所取代。

 

图:猴硐隧道

这九座隧道,有三座靠近瑞芳,两座在三貂岭,其余四座在猴硐。其中一座为“猴硐隧道”, 靠近猴硐车站,另三座为员山第一、二、三号隧道,位于苎子潭对 岸的基隆河岸。

员山第一、二、三号隧道,因为前后相续,而被猴硐人称为“三也磅空”(注3)

猴硐的这些旧火车隧道,二十几年来,被遗忘于基隆河岸。我来过猴硐多次,浑然不知猴硐有 这样的铁道遗迹,而最近几年来亦未见网路上有关于这些旧隧道的旅游相关报导。

如今,在猴硐地方文史人士的努力及建议下,台北县观光旅游局已规划要将这这些旧隧道及旧铁道辟建 为自行车专用道。我来到猴硐时,看见在侯牡公路与侯硐路口附近,刚建造了一座宽阔的水泥桥跨越基隆河 至对岸,通往这些旧隧道。水泥桥的桥面高出公路,无法通行汽车,应是规划给自行车专用的桥梁。

在当地人告知下,我开车过介寿桥后,右转柴寮路,不久即看见猴硐隧道。而这条车行的道路,就是昔日宜兰线 铁道的路基。猴硐隧道虽然已是九十岁高龄,且已闲置,但保存状况良好,隧道内,红砖砌成的拱顶,古味盎然, 岁月的痕迹可见。

 

图:“三也磅空”(三座隧道)

过猴硐隧道,前行一公里,末段的道路变为狭窄,且有“道路封闭”的标志。不久,就抵达道路的终点,左前方有一座 “福住隧道”,是宜兰线新建的双轨隧道。

“三也磅空”就在福住隧道旁边,伫立于基隆河畔。而这附近的河域就是昔日的苎子潭了。对岸不远处 就是著名的员山子分洪道。眼力好的话,还可以看见员山分洪道进水口上方的古福安宫土 地公庙的身影。

“三也磅空”因位置较偏僻,显得荒凉,更有沧桑味。隧道口石砌的墙壁,绿苔藓垢累累。前两座隧道 短而明亮,可以漫步徜徉其间,欣赏隧道内的旧砖砌石,第三座隧道较长且有弧度,无法看见对面 洞口,只见隧道内一片漆黑,所以只在隧道口驻足而已,不敢深入一探。

台北县观光旅游局规划的自行车道,将通过“三也磅空”,北往员山子的“员山桥”,如此一来, 则以后来此一游的单车骑士,也可顺访那附近的蛇子形古道。自行 车道向南则可一路骑至三貂岭车站,可以路经有“小中横”美景的侯三公路。三貂岭车站附近的基隆河 岸则可欣赏到日据时代明石元二郎总督所题字的宜兰 线三瓜子隧道口遗迹。

今天办公室吃的菜-五花肉焖腐竹

资料来源是网络
  • 五花肉?(250克)
  • 腐竹?(80克)
  • 蒜苗?(5棵)
辅料
  • 蒜?(2瓣)
  • 泡椒?(1只)
  • 姜?(3片)
  • 葱白?(2根)
  • 酱油?(2汤匙)
  • 蚝油?(半汤匙)
  • 盐?(适量)
  • 油?(适量)
  • 五花肉焖腐竹的做法步骤:1
    1

    备好材料;

  • 五花肉焖腐竹的做法步骤:2
    2

    腐竹用冷水浸泡;

  • 五花肉焖腐竹的做法步骤:3
    3

    浸泡好的腐竹切段;

  • 五花肉焖腐竹的做法步骤:4
    4

    五花肉切块;

  • 五花肉焖腐竹的做法步骤:5
    5

    蒜苗切段;

  • 五花肉焖腐竹的做法步骤:6
    6

    辣椒切段;蒜切片;姜切片;葱切段;

  • 五花肉焖腐竹的做法步骤:7
    7

    锅中加点油烧热,放入五花肉煎煸出油至金黄盛出等用;

  • 五花肉焖腐竹的做法步骤:8
    8

    加入葱姜辣椒炒香;

  • 五花肉焖腐竹的做法步骤:9
    9

    加 入腐竹和五花肉稍炒,再加酱油蚝油盐炒均匀;

  • 五花肉焖腐竹的做法步骤:10
    10

    再加半碗水,加盖中小火焖煮10分钟左右;

  • 五花肉焖腐竹的做法步骤:11

英吉利海峡海底隧道建成经历

1802年,法国工程师AlbertMathieu就设想过采用隧道的形式连接英吉利海峡两端,这个想法很得拿破仑的欢心;法国皇帝甚至煞有介事在亚眠合约期间(TreatyofAmiens)向英国人推销这个油灯照明,马车拖运,还要修建探出海面的木质换气塔的大胆想法。在英国人看来,这个以“2小时马车就能到法国”为slogan的项目怎么看都满是法国佬的恶意,待到第二年两国真的再次交恶,有关这个海峡工程的第一次提议就很自然的不了了之了。

时间过了30年,一个27岁的年轻人许是对这个连接海峡两端的想法产生了兴趣,开始了他的研究。当时是1834年,离真正的隧道开始动工的时间1988年远得离谱,很显然地,那个年轻人一定也是失败了的。但他取代马修被后来的人称为海底隧道之父,因为相较于他的前辈,这个人付出的代价就是他的一切,耗尽自己的财产和心血成为一个一辈子没有落实一个实际项目的“纸上工程师”,他就是AiméThomédeGamond。

前辈Mathieu的设想遗漏了一个很重要的讨论:怎么样在海底挖掘隧道?以当时的技术这根本不可能。而deGamond的方案是:预先打造一批大铁管,用分段组装的方式在海底连接,待到整条线路铺设完成后,再从地上入口进入这条预置管线,抽空积水并加设防水用的砌体层。他又花了一年的时间去修改这个方案:先用砖块铺设巨大的海底构筑带然后在内里凿洞的方式来修建隧道,从而省掉了预置铁管这道工序,并把工程造价压在了1亿7千万法郎,即七百万英镑以内。工期将是30年。

(ThomédeGamond的预置构法)

除了隧道这个想法,deGamond还不忘头脑发散地构想了好几个奇怪想法,比如他设想建一座大铁桥,桥拱的高度甚至得超过伦敦的圣保罗大教堂(111米);又比如英法两国每边修建一个深入海面长达8公里的码头用来服务一种平底蒸汽动力大船的通勤;再比如在英吉利海峡上填出一条路来,为了保证正常船只通航,这个地峡将被分成四段,用吊桥联系。他的投入引发了业界的广泛兴趣,不少希冀在历史上留名的工程师科学家都尝试着发表自己的议案,而最多产且最大胆还是非deGamond莫属。当然的,与此同时跑过来点“没有帮助”的人也是很多,于是这位老兄继续尝试,并逐渐确定隧道仍然是连接海峡的最佳选择,只是不得不承认,如何处理在湍急的水流中的作业是他的预置施工想法的最大难题。

终于,事情有了转机。

泰晤士河隧道内部

首先,英国人在一个不大不小的项目上成功了——泰晤士河隧道,全长396米,在河面下方20多米的地方用了18年时间——隧道贯通后的三个月里,见过大场面的伦敦人愣是要求了三个月的时间供大家步行参观。累计参观人数达到1百万人,相当于当时伦敦一半的人口——这个项目的成功最关键的驱动力就是技术。IsambardKingdomBrunel和他父亲发明了一种革命性的钻探技术,盾构法(tunnellingshield)。这个技术使用一个巨大的构架,构架的空隙就是供36个工人同时开凿的工作面。因为河床底部是厚实的蓝粘土层,这个构架用挤压的办法向前推进,每个工人的挖掉自己面前挤进构架内的粘土,方便整个结构继续推进。与此同时,另一批工人将构架推移腾出的空间一点点地稳固。deGamond显然注意到了这个技术,纵然按照英国人的速度估计,要挖通海峡大概需要100年的时间。但是随着蒸汽机车的出现,他坚信,这个工期有十足的可能被缩短。

(最早盾构法示意图)

(透视图清晰点)

另一件事情更是可遇不可求,他大学时代的好友路易王子在1848年当选了法国总统后又在1851年发动政变接下自己舅舅曾拥有的称号成为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

deGamond

deGamond知道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他不但认真地整理了所有的隧道技术资料,而且干出了一件几近疯狂的事情。1855年,48岁的工程师在自己女儿的陪同下划着小船来到了预定开挖隧道的海面。简单地捆扎好自己的双耳(以防水压伤害耳膜)和绑了一圈重达80多公斤的石子在腰带上后,法国人深吸一口气,毅然地跳进冰冷的水里,下潜到30米的海底,在猛烈的海流和鳗鱼的攻击下采来了海底岩石样本。他的偏执有了极好的回报:采样显示海峡的地质对于隧道建设极为理想。而这份报告也为以后的海底隧道工程提供了极为宝贵的勘探信息:

(地质层分析)

第二年,ThomédeGamond绘出了详细的方案,一个安全可靠的,甚至拥有海峡中段观景平台的隧道工程渐渐浮现,而20年来的心血和苦难欣慰地被埋藏。一切顺利得像做梦一样。拿破仑三世异常支持老友的这个方案:既然英国人都能在河底建隧道,为什么法国人不能修条海底隧道呢?两个国家的媒体在这个议题上也表现得异乎寻常的正面,英国方面甚至还爆出维多利亚女王对这个想法的赞不绝口,因为她本人晕船晕得家喻户晓。

(ThomédeGamond的最终方案)

太顺了,就像狗血的连续剧一样,当一切向着一个HappyEnding发展。事情好像就会变得不一样,在一次去往巴黎歌剧院的路上,拿破仑三世的马车遭受到炸弹的袭击。当场8人死亡,百余人受伤。虽然法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皇帝在帷幕拉开前赶到了剧院,但是已经全然没有了看戏的兴致。搞啥呀,这次意大利人的刺杀看上去和海底隧道能有什么关系?可答案讽刺的是:很有关系,因为炸弹的制作地疑为英国伯明翰。相比于一个工程上的两国PK,自然头上的皇冠要重要一些。

deGamond的计划被无限期搁置了。为了这个梦想苦苦坚持几十载,到头来还是一场空。自己女儿也不得不放下架子靠给人上音乐课来支持她老爸荒诞的想法。1876,心力憔悴的deGamond去世了,按官方的记载他的晚年生活条件有些“卑微”。而他曾经的皇帝朋友于1870年战败退位,颠沛流离到英国度过自己人生最后虚弱的三年,自然是坐船过去的。

法国末代皇帝在英国养病的期间,他极有可能听说过一个消息:在他手上夭折的海峡隧道工程又重新被启动了。这次是由英国人牵头,拟建一条用通风过道相连的双隧道海底交通线。因为蒸汽机的迅猛发展,不但盾构机械效率大幅进步,也可以依靠双向火车的快速运动完成隧道内的换气(活塞效应)从而无需再担心必须设立通风塔在工程上的麻烦。主持设计师WilliamLow明确地表示,自己从ThomédeGamond的研究里得到了无法估计的助益,除此之外,苏格兰人还有一个强有力的靠山,国会议员EdwardWatkin爵士,一个对工程极富野心的政治家,这位大人物后来还土豪到准备建一个370米的沃特金铁塔来叫埃菲尔铁塔的板。1872年,英国方施工公司在Dover建立,法国那边不但在Sangatte的拟定隧道开通地购地完成了开凿试验,而且还建立了一个和Dover一样的施工公司准备两边同时进行施工。就连deGamond在垂垂老矣之际听闻有人将完成他的心愿也送去了自己的祝福。

(Watkin隧道的双隧道图纸)

可是这一次,舆论却又导向保守的一方,民众被煽动,工程被妖魔化,高层的政客甚至嗅出机遇的味道,一干重要角色联名反对好大喜功的爵爷的这个“势必“破坏英国原有天然屏障的项目,理由自然是为了可敬的女皇和可爱的国民。

于是乎,19世纪所有的尝试都被否决了。

到了今天,在欧洲之星每天运送的接近三万人次的客流里,有哪个乘客知道,这个20世纪后半叶工程上的骄傲在隧道尺寸上出奇地相似于deGamond当年手绘的那个通道?开凿隧道使用的技术沿用着Isambard父子的盾构法?而双隧道的做法就是直接借鉴了WilliamLow的图纸?是工程师在科学技术上超前,还是人类社会一直在欲望和贪婪中滞后呢?

当我第一次听到盾构技术时,是陪着那个顾问去拟建线路上踩点的那天,他提到出于将扰民的可能降到最低的提案摆出来时,有关领导和国内工程人员疑惑的脸。我们走在拟建线路上,我开始明白为什么附近一个杭州小地产公司刚做完一期的楼盘会突然被万科收购用来打造二期中国风联排别墅和三期高层住宅群。我指给他看,他回头笑眯眯地说:“我就说应该找个建筑学的学生来陪我踩点会比较有意思嘛。”

硅衬底技术撑起江西千亿LED产业群

去年,基于南昌市具备有自主研发的硅基LED技术、良好的产业基础、完备的产业链等优势,省政府、科技部先后作出了支持南昌打造“南昌光谷”,建设江西LED产业基地的决定。1月8日,由南昌大学、晶能光电(江西)有限公司、中节能晶和照明有限公司共同完成的“硅衬底高光效GaN基蓝色发光二极管项目”荣获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这无疑又为江西的LED产业发展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在硅衬底技术支撑下,我省正在打造千亿LED产业群。

江西在发展LED产业上的技术优势是毋庸置疑的。2006年,南昌大学教授江风益和他的研发团队经过3000多次的试验,研制成功硅衬底蓝光二极管材料及器件,成功走出了世界LED技术的第三条路线,让我国LED产业摆脱了国外巨头的专利控制。该项技术产业转化企业——晶能光电CEO王敏说:“与世界上流行的蓝宝石和碳化硅衬底不同,硅衬底发光材料在单面出光器件方面有着明显的成本优势。世界上对硅衬底的研究做了40多年,最终才被江风益团队突破,并在南昌实现全球首次量产。”正因如此,2015年,国内LED行业受到经济下行的冲击,但晶能光电发展势头良好,手机闪光灯和车灯用大功率LED快速增长,出货量在国内企业中排名第一,公司利润水平好于同行业企业。几天前,晶能光电(江西)有限公司又宣布,2016年将新增100台MOCVD设备,助力“南昌光谷”建设。

技术优势引来资本逐鹿。晶能光电的发展与风投资金的关注密不可分。由于看好硅衬底技术市场前景,10年来先后有20多家风险投资公司关注晶能光电。截至目前,晶能光电已经与8家风险投资公司达成合作,共计获得风投资金1.95亿美元。“我们这颗‘中国芯’的壮大,得益于风险投资的助力。” 王敏自豪地说,“刚开始我们是到处找资金,现在只要有好项目,风投会第一时间主动联系我们。这就是源于技术自信的资本自信。”

硅衬底技术不仅为我省LED上游芯片制造企业带来自信,实现盈利,更为中下游封装企业和应用企业带来广阔的市场发展前景。中节能晶和照明有限公司是我省硅衬底技术下游应用企业之一,为世界各地客户提供包括道路照明、隧道照明、办公照明、商业照明、景观亮化等五大领域的节能照明服务。2014年,该公司LED隧道灯出货量居全国第三名,LED路灯出货量居全国第五名。

技术领先,资本关注,市场看好。江西已经构建起从衬底材料、外延片制造、芯片封装、照明灯具到应用的完整产业体系和产业链,并实现规模化生产。而这一切才刚起步。近日,我省又明确了今后五年LED产业发展目标:到2020年,全省LED产业主营业务收入在2015年的基础上翻两番,总量超过1000亿元,力争占全国的比重达到15%。同时,占据并始终保持LED产品生产技术、核心设备制造技术、配套材料制造技术在全国的领先地位。